三人挖坑:制服比德军还“德味”!

文章来源:外房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20日 15:51  阅读:2321  【字号:  】

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烛成灰泪始干在生活中,老师这个角色,是神圣的,是伟大的,是大家在记忆中永远也忘不掉的,每当想起这个在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角色,心情是复杂的,复杂中带有崇敬,带有爱戴,而且,复杂中还带有一丝丝的怨恨。但是,更多的是对老师的感激,感激老师对自己的教育之恩。他就像第二个母亲一样。

三人挖坑

我今年10岁了,在这10年中,我收到过很多礼物,有香甜可口的糖果、有各种款式的书包、还有各种类型的图书,但是给我最大感动的礼物是门卫爷爷的几个气球。

已经十四个春秋了,我曾问过自己:什么爱是永恒的?我一直找不到答案,直到那一次,我找到了答案。

一天,我和小朋友们一起来到我家的小院子里玩耍。玩着玩着,突然一扇大门站在我们面前,门上有个五颜六色的按钮我们都觉得很好奇,就去按了一下,大门哗的一声就打开了,我们连忙就进去了。

放学了,我东张西望,却没有找到妈妈的车,也许是堵路上了,没事我在等等吧。阳光缓缓地落下帷幕,我低头看表,呀!都半个小时了,她怎么还不来,不会是忘了接我吧。我原地打转,又走到马路边上看着过往的车辆,不停地看时间。这么长时间不来,肯定忘了,就算她来了,我也不回去。现在只能自己打车走了,以后再也不要让她接我了。我正准备离开,看到一辆车疾速向我驶来,是妈妈的车?宝,快上车!她正在呼唤我,我纹丝不动。快点快点,这儿不好停车。我兀自不动。妈妈只好无奈的停了车,跑来拉我。我不回去,不回去,你走吧。孩子,这次是妈妈不对,不应该这么晚来,还让你等这么久,我下次一定早早地来,好么?那你直接回家不得了,省得耽误你时间。我冲她大声喊道,眼睛往上瞟,手里拎着书包落在地上。

我紧张的摁着键盘,生怕我的一个字的错误就会使这个朋友消失,但聊了很长时间之后,我也熟悉起来了,发现她真的很好诶,互道了:晚安!之后我就睡了。做梦我都梦到了咬人猫的样子,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呢。之后的几天,我和她天天聊天,巧合之中我发现她竟然是和我同一个学校,并且还是同一个班,简直是不可思议,看着她发来的消息,我也不敢回我的学校和班级了。我抱着这个疑问睡着了。

出了门,天气很晴朗,一点都不适应我此刻的心情。索性手机关机,然后独自一人坐在公园里的长椅,眼神呆呆的望向手机,就这样,我在这里保持一个姿势呆了一个下午。直到下午5:00,我才起身回家。




(责任编辑:苗静寒)